最新 育才新闻

光明日报独家报道

16.7.2017 (星期日)

报读清华 不谙水性不准毕业

旱鸭子苦练游泳

(怡保15日讯)中国顶尖大学──北京清华大学从今年起恢复百年传统,即不会游泳就不能毕业、连着名文学家梁实秋也得依赖补考勉强游完全程才过关的校规。一名旱鸭子独中生被清大美术系录取后,直言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学游泳!”

毕业自育才独中文美班的丘颖瀚(18岁),在去年高中统考中考取6A的优秀成绩,其历史和技职科美术2科成绩进一步评选为全国优越考生,使他如愿进入清大的纯美术系中国画组。

身形高大、略胖的丘颖瀚接受《光明日报》访问时笑言,其运动细胞不发达,从小到大赛跑总是倒数第一。他也不谙水性,但偏偏清大校方在今年3月尾宣布,所有新生都要接受蛙式、蝶式、自由式、仰式等任何一种标准泳姿的测试,游完50公尺才算通过,否则在4年内必修游泳课。

因此,丘颖瀚接获清大录取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是报名参加游泳课,并下定决心,非学好游泳不可。

下过一番苦功后,无论是写生、素描还是水墨画,丘颖瀚皆拥有扎实的基础,个中最难忘是水彩画

未臻理想水平遭老师罚留堂,练习了10句钟,其潜能就是在这一天爆发开来。

清大培养文武双全学生

“至今我已经上了3个月的游泳课,初时溺水喝水了两三次,才学习到浮水;再花两个星期,蛙式上手了,跟着学会自由式和仰泳,现在学着蝴蝶式。”

原本是旱鸭子的丘颖瀚,他被清大美术系录取后,

所做的第一件事情:“赶快学游泳!”

丘颖瀚:上了3个月的游泳课,已经学会蛙式、

自由式和仰泳,现在学着蝴蝶式。

丘颖瀚坦言,他当初是抱着只要学会就好的心态逼自己学游泳,但他越学越起劲,甚至爱上了游泳,在水中享受到运动的乐趣,信心不断提升,于是继续学下去。

“家人说我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瘦了一点。”

清大早在1919年的民国时期,就提出不会游泳不能毕业赴美的要求,目的是希望培养文武双全的学生;这项校规,碍于清大早年的设施等方面限制而中断。

梁实秋于1915年入读清华学校留美预备班,即是清华大学前身,据说他在毕业前,栽倒在课业以外的体育测试──游泳项目;他于是花上一个月苦练,在补考中出尽吃奶之力,以蛙式完成体测。

主考的清华体育部主任马约翰笑着告诉他:“好啦,算你及格了!” (BPK)

碰上学校假期,丘颖瀚和丘颖浩兄弟俩一起

上游泳课。

对于游泳课,丘颖瀚越学越起劲,

与弟弟丘颖浩在水中玩得不亦乐乎。

未足18 须申请在华监护人

虽然丘颖瀚今年18岁,但他的生日落在11月,尚不足月,未到中国法定的18岁,所以必须申请在华监护人公证书。

丘颖瀚从小学五年级直升初一,17岁便念完中学,比起同届同学还小了一年;他幸运地找来初中参加冬令营所认识的北京一所小学校长担任监护人。

丘颖瀚的志愿是从事文物、古画修复工作,他在高中统考的历史和技职科美术皆入选全国成绩优越考生,对于是成为画家或是历史学家,令他纠结不已。

他说,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的文物修复系只是放开给中国人,如今他进入清大纯美术系,仍希望到了大二可以选修包含了艺术、社会、政治的历史,以提升本身的人文素养,否则就要留到研究所了。

他认为美术与科学、历史、地理与文学息息相关,大量阅读有助于为画作布局;因此,李明堂夫妇家中的美术书籍,他都借去阅读,每逢遇上书展,艺术书藉成了他的首选。

“不少不朽的名画是取材于历史或神话创作,比如波提切里的《维纳斯的诞生》、大卫的《马拉之死》等等,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则受到东方绘画的影响,开始以风景作为人物画的背景,绘画的题材与呈献方式是随着历史演变,从中世纪的宗教思想变成文艺复兴的以人为本。”

丘颖瀚还有一颗提高民众对于美学监赏能力的心愿,他解释,减少美盲,就能破除民众对于学画的人不会读书的偏见了。(BPK)

丘颖瀚(右二起)向苏民胜讲解其水墨画作品的含意,左右为谢志明和古景遥。

初三遇启蒙老师学素描

丘颖瀚从小没上过绘画班,直到初三遇上启蒙老师古景遥教导他素描和设计,他过后拜入本地画家李明堂和周雁梅夫妇门下学习素描及水墨画。

他提到,周雁梅老师激发他对于水墨画的兴趣,然后从李明堂老师身上学到欣赏画作的美学观念。

去年3月,即距离高三统考剩下的7个月时间,丘颖瀚经常由古景遥负责载送他过去向李明堂夫妇学画。

谈到水墨画入门,必须先从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开始,接下来是飞禽走兽,才到山水画。

“水墨画需要为整个画面布局,站着才能看完整张纸的画面,我向周老师学画水墨画,一站就是三个小时,像是在扎马步;初期并不习惯,下课回到家中还感觉腿软。”

在高中统考中,丘颖瀚本有意选择水彩画,比较之下,他始终比较喜欢水墨画。

“我学习水墨画,也非为了应考,我没有把考试当作最终的学习目标,而是想画就画;但我还没有所谓的作品,原因是我人生历练尚浅,目前还在努力磨练绘画的技巧。”

回首来时路,丘颖瀚感谢李明堂夫妇、古景遥、育才独中副校长谢志明等人循循善诱,引领他朝人文素质方面发展,还有苏民胜的推荐信,以及曾经教导的老师,使他一步一脚印走向清大。(BPK)

丘颖瀚参加第30届全国美术与设计奖学金甄拔赛获得特优奖,他从苏民胜手中接过由MIA提供全额奖学金27000令吉、1000令吉现金和奖状。

抓蟾蜍练习速写

丘颖瀚曾将跳入家中的蟾蜍抓起来练习速写,其好学程度可见一斑。

“我把蟾蜍放入透明盒子中,上下左右观察牠的身体结构、特徵与动作,必须凭一眼记忆画下各个动作,估计不到半分钟可以画好一个动作,不到20分钟,我就把蟾蜍放了。”

升高中时,丘颖瀚不晓得应该选择理科班还是文美班,所幸受到古景遥引导进入文美班,空闲时间则是阅读科学书籍充实。

丘颖瀚至今不曾涉足绘画比赛,只在高二代表育才独中参加由马来西亚艺术学院(MIA)主办的第30届全国美术与设计奖学金甄拔赛,结果获得特优奖,即是MIA提供全额奖学金27000令吉和1000令吉现金。

他为了感谢老师的悉心栽培和给予他表现的机会,于是捐出200令吉回馈母校。(BPK)

丘颖瀚展示他以手机拍下的蟾蜍,当时是将跳入家中的蟾蜍抓起来练习速写。

拜读《荷塘月色》 憧憬到清大深造

拜读了文学家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使丘颖瀚憧憬到清大升学。

去年杪,他与清大第一阶段的招生擦身而过,却幸运地于今年1月搭上尾班车,成功通过清华大学国际学生(本科)申请系统争取到美术系一个学额。

他所填写的第一志愿为纯美术系中国画组,其次是美术史系,并根据清大要求在网上呈交相关资料、文件以进行材料评审;这也是清华大学首次采用审核制招收国际学生,以提升国际学生招生质量。

丘颖瀚请母校校长苏民胜和高三班导师古景遥在网络申请系统填写对于他的评价,连同2人的推荐信,还有大约30份作品的电子档邮寄过去,这些作品以水墨画居多,还有素描和水彩。

据他所知,清大先筛选符合资格的学生进行面试及考试,惟他却跳过了面试,直接安排到吉隆坡坤成中学加试,在7个小时内完成素描、速写和彩绘的考试。(BPK)

丘颖瀚分享学习水墨画的心得,需要为整个画面布局,站着才能看完整张纸的画面。

被罚留堂激发作画潜能

在统考和清大入学考前夕,丘颖瀚曾经过低潮;有一天,他被老师罚留堂继续作画,就是那一天,他掌握到水彩画窍门──争取清大学额临门一脚的火喉。

他说,统考迫近的一两个月,他发现掌控不到素描线条的运用,画面一片紊乱,因而质疑自己的作画能力,于是听取爸妈的劝告,暂停练习2天。

第二次陷入低潮是参加清大入学考之前一个月,周雁梅认为他的水彩画特点并未展现出来,未臻理想水平,于是罚他留堂。

他提到,原本是早上9点到中午12点的绘画课,用餐以后再画,练习了10句钟直到傍晚7点;其水彩画的潜能,就是在这一天爆发开来。

“我从早到晚在画架上彩绘同一组苹果和篮子,最糟糕的是第一张,水份控制不好,以致颜色散开,从上流下,画面邋遢了。”

丘颖瀚总共画了五六张习作,在李明堂安慰他放松作画的心情后,第三第四张渐渐进入佳境,画出自己比较满意的水平,也终于理解到何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他领略到,绘画最大的乐趣在于把脑中所想,再通过画笔呈献出来,为他带来满足感。

他清楚记得,四五岁的时候,他爱上画马,正因为年纪还小,似乎是在乱画一通;他当时已喜欢翻阅少儿版百科全书关于美术方面的知识,比如颜料、绘画种类等。(BPK)

丘颖瀚谦虚地表示还没有所谓的作品,原因是人生历练尚浅,还在努力磨练绘画的技巧。

获清大录取 激励文美班士气

育才独中校长苏民胜受访说,丘颖瀚获清大录取,过程并不容易,但也肯定了独中教育,肯定了丘颖瀚认真、努力学习的态度。

他说,该校也有多名进入清大的校友,但考入清大美术系,丘颖瀚是第一人,激励了文美班师生的士气,以及鼓励有意修读美术科的学生坚持下去;文美班拥有广泛的升学道路,最重要还是学生用心学习。

“校内辅导处为学生,特别是毕业生提供升学资讯,有的学生也会上网搜寻报读大学的申请程序,校方尽力配合学生申请入读他们理想中的大学与科系。”

在高三担任丘颖瀚班导师的古景遥眼中,他有别一般学习美术的学生 ,不但有技巧,还会思考如何下笔,把内涵展现出来。

“他念初中时,不但热爱美术,而且成绩优秀,朝美术方向发展的目标清晰,希望有朝一日进入中国或台湾的一级大学深造,于是找上画家李明堂和周雁梅加强水墨画。” (BPK)